第三十二章:意外(二) - 专职高手

第三十二章:意外(二)

叶凌天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这是意料之中的”。 叶凌天说完之后就转身准备出去,但是被李雨欣给叫住:“叶凌天,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你离开,我去找我爸谈,我不会追究你违约的事情,也不会要你退钱。从此以后我们俩没有任何关系。第二个选择,从今天开始,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你不能再踏进楼上一步,如果,你触犯了,我会按照合同上的要求追究你违约的责任”。 叶凌天看了看李雨欣,点了点头,再次说了句:“我知道了”。 “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希望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叶凌天,如果让我知道你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别人,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好”叶凌天说完之后就走出了李雨欣的办公室。 等到叶凌天出去,李雨欣的眼眶再次红了。 说实话,她一开始就对叶凌天的感觉不太好,但是经过了许晓晴说过叶凌天的情况以及昨天下午遇到的那件事情,她对叶凌天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开始不那么讨厌叶凌天了,可是,偏偏昨天晚上又发生了那件事。虽然,李雨欣知道叶凌天不是故意的,她也相信叶凌天所说的,是担心她出事才冲进来,但是,不管怎么说,叶凌天看了她的身子,这对于李雨欣来说,是一件比天还大的事情。她一个姑娘家,她的身子还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过,包括她远在美国的男朋友也从来没有看到过。每个女人心里都会有个坚持和梦想,那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把自己最为重要的第一次清清白白的交给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包括视觉上的第一次,而,李雨欣的这个第一次就这么被叶凌天给破坏了。自己一个大姑娘的身体就这么被叶凌天给看了个精光,这让李雨欣觉得非常的屈辱。这让叶凌天在她心里的印象再次跌到了谷底,现在的她对叶凌天不再只是讨厌,而是已经上升到了恨的地步了。 她昨天晚上本来已经想好了,今天就找自己的父亲,无论如何都要将叶凌天从自己身边弄走,但是,今天早上一起来,气消了一些,却又不忍心这么做了,所以才有了把叶凌天叫进来给他的两个选择。这两个选择其实与一个选择无疑,她知道,叶凌天肯定会选择第二个。这已经李雨欣能够给出的最大宽容了,她也很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就是一个狠不下心来的人。今天他能够偷看自己洗澡,明天呢?李雨欣不敢继续往下想。 叶凌天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想到这笑了笑,女人确实是种很奇怪的动物。 这天是星期五,对于李雨欣来说,这意味这接下来的两天可以休息,但是对于叶凌天来说,每一天都是工作,直到与李先元签订的一年协议过完。 自从发生了昨天晚上这件事情之后,李雨欣整整一整天,除了与叶凌天在办公室里面说过几句简短的话之外,再也没有与叶凌天说过一个字,她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而女人本来天生就是如意记仇的。 星期六的早上,叶凌天依旧早起,只是,李雨欣却在很晚才下来。 “我与晓晴约好了去逛街,你可以跟去也可以不去,但是,跟去的话请你远远地跟着”李雨欣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出了门。 叶凌天听过李雨欣的话之后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也跟着走出了门。 开着车带着李雨欣出门,在商场前面停好车,刚停好车就见到许晓晴提着包出现杂了车边。 “许老师”叶凌天对许晓晴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叶凌天,你今天是陪你们李总逛街的,还是来陪我逛街的呀?”许晓晴看到叶凌天后笑嘻嘻地问着。 叶凌天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还逛不逛街了?走吧”李雨欣看到许晓晴与叶凌天聊得火热,非常不爽地对许晓晴说着,然后率先走进了商场里。 陪女人逛街这种事情叶凌天当真是平生第一次干,不过,他还是遵守了与李雨欣两个人的默契,他一直都是远远地跟着两个女人,没有与两个女人靠的太近。当然,也有他实在不想搀和进两个女人逛街这个工作当中去的原因在。 “喂,李大小姐,我怎么看你今天的脸色不太对劲啊?怎么了?适合你们家小俊俊吵架了还是说你大姨妈来了呀?”两个女人在不同的衣服店里面逛着,一边逛许晓晴一边问着李雨欣。 “你大姨妈才来了呢”李雨欣没好气地骂着许晓晴。 “不好意思,我大姨妈是真来了。不过我看你这个迹象倒是比我更加像大姨妈来了,说,到底什么事,火气这么大”许晓晴哈哈大笑着。 “没什么事,你就不要在这瞎操心了,就算有也是工作上的事情”李雨欣避开话题说着。她这两天心情确实不好,心情不好的原因还是要归咎于那天晚上与叶凌天发生的事情。碰上这种事情,没有几个女人心情会好的。 “哎,女人啊,你就是太要强了。你这是违背了上帝造人时的意愿,所以你才会活的这么痛苦”许晓晴摇摇头叹着气说道。 “什么意思?”李雨欣不明白许晓晴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上帝造人的时候为什么给了男人强壮的体魄却给了女人生育孩子的技能和细腻的情怀?这就是上帝给男人女人的分工,男人就是负责出去与大自然搏斗生存的,而女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相夫教子。你现在是反其道而行之,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放到了工作上,你说你能不活得痛苦吗?女人啊,天生就是应该活在情爱当中的”许晓晴头头是道地说着。 “女人为什么就不能上班就不能工作了?女人哪一点比男人差了?女人···”一听到许晓晴说起这个李雨欣就开始不服了。 “得得得,女权主义者,当我什么都没说。咱们现在去做做女人该做的事情,逛街,行不行?”许晓晴立即举手投降着。